垃圾

人生太難過了,明明一杯酒一顆藥就可以結束了,卻無數次嚥下口中的酒,笑著說“真好喝,再來一杯。”

每个人的胃都是另一个生物圈

鱼仍然悠闲的招摇着,一旁的鸡翅撞上了冒菜的火锅呆呆的站在原地说着对不起。

“不要紧的,要不要一起来吃?”冒菜先生温柔问着。

“不用了,我要去找孩子了。”

今天的冒菜依旧是一个人的火锅。

这样想着,巧克力跑来和火上的火锅说“上次还没给我说完那个故事,为什么就跑了呢?”

“那…那不是看到你在擦汗吗,你离我远点呀,会融化的。”着急的说着,双脚却被火链缠绕,手忙脚乱的样子。

饮料看到这一幕皱着眉头拉走巧克力,“我早说了,离他远点。”

空气里全是汤汁中的气泡咕噜咕噜翻腾炸裂的声音。

今天的火锅也依旧只有冒菜先生陪伴着。

我很自私,所以不会考虑什么我死了活着的人会怎么样。

我都死了还关我屁事,开心或者难过都和我没有关系啊。

我就是很自私。

也曾经活在世界上,也曾经抱有希望

2017.04.20,现在的我已经开始着手准备这种事情,不知道算是不冷静还是太冷静,但总是会让人发笑吧。

不是第一次有这种念头,但是感应无比强烈却又找不到情绪宣泄口的我,现在是第一次没有产生砸东西的想法。

也是第一次没有狠狠的咬着牙流泪。

再也流不出泪水了吧,因为感觉这个世界很无聊,很无聊很无聊,比任何一次都感到无聊。

我不知道人生的美好是怎么体现的,因为现在感觉真的不是很美好,因为一直都很不美好。

可能很美好就是让我一整个星期都好过一点,也可能是说能让我变的自己看自己不会产生厌恶,也可能是说,我能够不再每一秒都想着怎么去死。

也不是说我一直都想去死,至少在两年前——不,那时候已经想死了——至少在我六年级的时候吧,我还是对人生充满希望的。

我所说的希望是什么呢?

是每天都知道自己有目标,是每天都会对未来产生幻想,是每天都能够开怀大笑。

是每天都能感觉到自己充满了希望。

我曾经也是一颗饱满的种子。

不像现在,这个干瘪的皱巴巴的不知何时已经发了霉的烂东西。

其实说实在的,我是胆小鬼,所以一直没有死成。

死亡是我最想接近的东西吧,大概是这样。

看,就算是这样的时候,我也没办法确定是不是“最”,我很没用吧。

我知道自己很没用,事实摆在面前,不承认岂不是更让人感觉可笑。

正因为我知道自己没用,才会明白所有人都不在意我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。

其实人是矛盾的。

我想让人都不要注意我,这样我就能消失的痛痛快快。

我又想有人在意我,哪怕是一点点的在意,我也觉得足够了。

我明白所有的一切都是产生于妄想,也正是因为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妄想,我才能够这样大肆的发言,不用忌讳所有人的目光。

我也没有什么好讲的,从出生到现在,所有的一切都没有比谁多彩一些。

我是最平凡不过的那一抹黑,融在漆黑的影子里,再也分不出我的轮廓。

所以我的一生,才这样一点字数就已经说完了所有。

是真的很没有意思吧。

我说完了,可以离开了,接下来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发展了。

随便怎样吧,我都有了打算。

是啊,我已经做好准备了,下一个应该会是结局吧。

已经准备好离开了。

所以,对不起,打扰了,再见。

不抱希望,不要怀抱希望,不要。

人类相信的极限在哪里,直到最后发现自己从头到尾都是被欺骗的才会觉得愤怒吗。

明明没有比别人多做任何事情,甚至做的比别人少很多,但是为什么会那么累啊。我很垃圾,也很累,也很难过,也很没用,大概世界上最没用的人就是我了,什么都不会。不想活了,没有意义,也很累了。但是为什么会累,明明没有比别人多做一点。好多为什么,可是也找不到答案啊。去死吧,垃圾。

Just自己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

新的開始。

呼呼呼。

生きてる意味はあるのかな?

难过,太难过了,真的很难过了,大概不会有人知道吧,但是太难过了,活着真的好无聊啊,想不到为什么,不知道怎么做,这是很崩溃了,卑微到尘埃里也没办法让我有安全感,难过,很难过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