废物

人生太難過了,明明一杯酒一顆藥就可以結束了,卻無數次嚥下口中的酒,笑著說“真好喝,再來一杯。”

每个人的胃都是另一个生物圈

鱼仍然悠闲的招摇着,一旁的鸡翅撞上了冒菜的火锅呆呆的站在原地说着对不起。

“不要紧的,要不要一起来吃?”冒菜先生温柔问着。

“不用了,我要去找孩子了。”

今天的冒菜依旧是一个人的火锅。

这样想着,巧克力跑来和火上的火锅说“上次还没给我说完那个故事,为什么就跑了呢?”

“那…那不是看到你在擦汗吗,你离我远点呀,会融化的。”着急的说着,双脚却被火链缠绕,手忙脚乱的样子。

饮料看到这一幕皱着眉头拉走巧克力,“我早说了,离他远点。”

空气里全是汤汁中的气泡咕噜咕噜翻腾炸裂的声音。

今天的火锅也依旧只有冒菜先生陪伴着。

评论